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井陉洗来乐】 > 热点资讯 > 人文历史 >  井陉矿区的血泪史

井陉矿区的血泪史

发表时间:2019-03-01 08:55:14  来源:【洗来乐】  浏览:次   【】【】【

      1937年10月11日,日军侵占井陉矿区。在此后的八年中,日本军国主义者通过对井陉矿区的煤炭资源进行不择手段地掠夺性开采,和对井陉矿工灭绝人性的摧残,硬是把富饶、美丽的井陉矿区,变成了千疮百孔的人间地狱。

一、杀鸡取卵,不择手段

     “吃肥丢瘦、取易丢难、杀鸡取卵、不择手段、破坏性开采”,田宏生一连用了五个词,来形容日本侵略者对井陉矿区煤炭资源的掠夺方式。

“七七事变”之前,井陉矿区排在中国十大矿场的第六位,有“北方最良煤田”之称。日军占领井陉矿区之初,井陉矿有南井、北井、新井等五口井。整个井陉矿的日产煤量多达5000吨,在当时来说产量已经非常高了。然而,就是这样的出煤量,还是远远不能满足日本军国主义者的贪婪。

于是,日本侵略者用“陷落式”土法采煤,以实现其“增产”的目的。

      田馆长说,所谓的“陷落式”采煤法,是一种安全系数非常低,经常会导致瓦斯爆炸、透水等恶性事故发生的落后的采煤方法。其实,日本侵略者在他们国内的煤矿都不用“陷落式”土法,而大多采用长壁回采法。他们也曾在井陉煤田做过试验,效果很好,但并不采用。因为长壁回采法影响产量。

矿工血泪

“老塘顶高两三丈,没有支架没有梁,煤块不断往下落,矿工身体无遮挡。”这是当时井陉矿工们自编的一首反映恶劣工作环境的顺口溜。

      1939年1月,正丰矿二段小八号煤洞,温度高达30多度,有害气体超限。工人们凭着多年采煤经验,再三向日本工头建议停止掘进,遭到日本人蛮横拒绝。结果,引起瓦斯爆炸,当场烧死8人,伤13人。

       1939年7月,暴雨成灾,正太铁路线及井陉支线被洪水冲断,煤炭大量积压,停产一个多月。铁路修复后,日本侵略者为了补回损失,更加不顾一切地滥采,致使1940年3月22日,在井陉矿新井五段西北巷发生瓦斯大爆炸。据事后统计,1000多名矿工中死伤800多人,其中357名矿工惨死在井下。侥幸逃上来的矿工,也被烧得成了终身残废。当时白幡遍地,哭声震天。

      此次大惨案发生后的第三年,正丰矿又发生大透水事故,淹死100多名矿工。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军国主义者对煤炭需求更加迫切。从1942年7月至1943年2月,日本侵略者八个月的时间内就接二连三开凿了南斜井、北斜井、周斜井等六个斜井,强占农民土地428.91亩。

这种惊人的多处建井方式和速度,完全是掠夺性的乱采乱挖。


二、十之八九死到井下

     “和我一起被抓去井下挖煤的小伙伴们,十个有九个都死在了井下。”76岁的王国玉老人,11岁便被日本鬼子抓去在井陉矿区的正丰煤矿井下挖煤。

      日本侵略者为廉价掠夺煤炭,在井下大量使用童工。这些童工有的十二三岁,有的只有八九岁,他们和成年人一样从事着井下的繁重劳动,而所得的工资却只是成年人的一半,有时干一天才挣五分钱。

     大批童工由于过度劳累,再加上缺乏营养,未到成年就离开了人世。而日本侵略者丧尽天良,一批又一批地把童工抓来下井挖煤。据1943年日本的一份调查资料记载:在井陉煤矿对童工的使用,经常保持在1000人以上。

    “十来岁的孩子把窑下,饿着肚子挨着打,身单力薄活儿重,压弯腰背地上爬,瘦得童工皮包骨,肥了把头资本家”。时隔60多年,当王老再次唱起这首曾经在矿区流传的歌谣时,禁不住两眼含泪。

     王大爷回忆,在日军侵占时期,包括童工在内的所有的中国矿工进出矿门,都得遭受搜身之凌辱。就是寒冬腊月也得解开衣服、脱下鞋袜,手举“良民证”。矿工们稍有怠慢,就遭一顿毒打。有一次,由于他人小力气弱,拉着几十斤重的煤斗正上八十米长的斜坡,由于稍慢了一点,就被监工用木棍打,结果自己连人带斗滚到了坡下。

    王大爷的亲弟弟王白旦(小名),有一次在井下拉煤斗,渴得实在顶不住了,就到污水沟去喝脏水,不料被监工看见,监工不问青红皂白,就劈头盖脸地把弟弟毒打了一顿。

     王大爷回忆,1943年间,他在采五层煤时,由于煤质坚硬,一个月干了28天,月终结账仅仅挣了二元九角钱,平均一天才一角多钱。更可恨的是,在发工资的时候把头(走狗汉奸)在他身上又扒了一层皮,算下来干一天才挣五分钱。

矿工血泪

三、白骨累累的万人坑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侵略者为把中国变成其“完成大东亚战争兵站基地”,在中国占领区进行更加疯狂的经济掠夺。

据田馆长介绍,为了挖掘更多的煤炭,日本侵略者从河北的获鹿、宁晋、束鹿、南宫、邢台、晋县、邯郸和河南的内黄、安阳等地,把一批又一批的贫苦农民骗到井陉矿,抓到井陉矿,与一些被捕的边区军民合编成“增产报国队”。日本侵略者对这些人完全像对待奴隶一样,不计报酬,不发工资,每天强迫在井下劳动十二个小时以上。他们一年四季吃的是日本人配给的杂粮面,杂粮面全是些发霉变质的粗粮。

      在日本侵略者的压迫下,矿工们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得病了也不给医治,许多矿工被残酷折磨冻饿而死。矿工死后,开始一人给一个薄板棺材,后来死的人多了,就两三个人装一个棺材。有时一天一连死去几个矿工,甚至十几个矿工,日本兵索性把尸体往野地里一扔了事。

      日本侵略者侵占井陉煤矿8年,掠走井陉煤炭近1000万吨,使井陉煤炭资源遭到严重破坏,整个煤田都变成了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据不完全统计,8年间,死亡劳工约4万人,仅南大沟方圆数十亩的地方,就堆积了上万名矿工的尸骨,成了触目惊心、闻名遐迩的南大沟万人坑。

     像南大沟这样的万人坑,在井陉矿区还有新井、岗头、红土梁、贾家坡和老虎沟共6座。这些白骨累累的万人坑,就是日本侵略者掠夺中国煤炭资源、残酷迫害中国劳工的铁证。


责任编辑:蚂蚁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