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井陉洗来乐】 > 热点资讯 > 人文历史 >  井陉矿区马氏家谱

井陉矿区马氏家谱

发表时间:2019-03-06 06:37:24  来源:洗来乐  浏览:次   【】【】【

 一、姓氏的由来

    相传马姓出自嬴姓,以邑名为氏,赵惠文王二十九年(公元前270年),赵国大将赵奢因率军在秦、赵瘀氏之战中大败秦军,赵惠文王把马服(河北邯郸)一地分封给赵奢,马服是战国时期赵国的一块土地,并赐其号为“马服君”,与廉颇、蔺相如职位相等。赵奢的子孙后代便以“马服”为姓,后又改为单姓“马”。此后,马氏后代在西汉武帝时期从马服迁到了当时的右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定居。《姓谱》一书中记载说,“马”姓的发源地是扶风。先祖马援字文渊生于公元前14年,公元49年寿终,享年63岁,东汉光武17年封伏波将军。援公之七代孙三国定西将军马超,居于扶凤郡茂陵,生于公元176年,随父马腾南征北战辅佐刘备。后被封为五虎上将,其子孙宋代迁至山西洪洞县西马家屯。


二.明初先祖移民河北、山东等地

    元末明初,由于连年战乱,中原地带百姓十亡七八,有的地方竟成无人之地。蒙古地主武装察罕贴木儿父子统治的“表里山河”—山西,却是另外一种景象,生活相对安定,风调雨顺,连年丰收,较之于相邻诸省,山西经济繁荣,人丁兴旺。再之,外省也有大量难民流入山西,致使山西成为当时人口稠密的地区。明朝建立时,山东、河南的人口都只有不到200 万,而山西的人口竟达400多万。这得益于山西特殊的地理位置,西有吕梁山,东有太行山,在天然屏障的护佑下,受战争的影响比较小。但晋北、晋中都是山地,只有晋南地区可以耕种,人多地少,百姓的生活非常苦。为巩固新生政权并发展经济,于是,朱元璋决定将“狭乡之民迁于宽乡”,数十万的山西农民,不得不被迫离开故乡,迁往河北、河南、山东等地。一场长达半个世纪的迁徙大潮,由此展开。从明朝洪武 (公元1368年—1398年)初年至永乐十五年,五十余年间将山西一带的富余人口聚集到洪洞一带,向冀鲁豫广大平原地区迁移,先后共组织了八次大规模的移民运动。

马氏家谱

晋南人口稠密,洪洞又是当时晋南最大,人口最多的县。明朝初年在城北二华里的贾村西侧有一座广济寺,寺院宏大,殿宇巍峨,僧众很多,香客不绝。寺旁有一棵“树身数围,荫遮数亩’”的汉槐,车马大道从树荫下通过。汾河滩上的老鹳在树上构窝筑巢,星罗棋布,甚为壮观。政府在广济寺设局驻员集中办理移民,大槐树下遂就成了移民集聚之地。


    大迁徙触动了三晋百姓最敏感的神经,明统治者只得定出移民条律,按“四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八口之家留三”的比例迁移。吴晗先生在《朱元璋传》中这样写道:“迁令初颁,民怨即沸,至于率吁众蹙。惧之以戒,胁之以劓刑。”这说明,当时的移民,完全是在强权政治的胁迫下进行的。


    当时的先民们被迫离别故乡,来到洪洞县大槐树下,加入到移民队伍中,此时正是晚秋时节,槐叶凋落,老鹳窝显得十分醒目。临行之时,先民凝眸高大的古槐,栖息在树杈间的老鹳不时地也发出声声哀鸣,令别离故土的先民潸然泪下,频频回首,不忍离去,最后只能看见大槐树上的老鹳窝。为此,大槐树和老鹳窝就成为先祖移民惜别家乡的标志。“问我祖先何处来,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里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


    离家千里,到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这对老百姓来说并不容易接受。大迁徙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了朱明统治者设下的一个弥天骗局。迁徙伊始,明政府颁告示于三晋:“不愿迁徙者,到洪洞大槐树下集合,限三天赶到。愿迁徙者可在家等候。”消息不胫而走,不翼而飞,晋北、晋中、晋南的人拖家带口,携儿将女簇拥而来,三日之内,老槐树下呼啦啦集结了十万之众。


这时,大队官兵,蜂拥而至,把手无寸铁的百姓裹了个严严实实,一官员高声宣布:“大明皇帝敕命,凡来大槐树下者,一律迁走!”说罢,官兵恶狠狠地先将青壮年戴铐上枷,遂强行登记,强发凭照,一家一户,根绳相拴,如串蚂蚱,十万百姓在刀逼棒喝下,吞声饮恨,踏上了迁徙的路途……


至今在冀鲁豫一带,洪洞大槐树移民后裔还被归纳为:“走起路来背抄手,小拇趾甲是两个”。


背抄手走路,是因为两手被成年累月反绑,遂成习惯。小拇趾甲是两个,有的说是官兵怕移民路上逃跑,在每人的小拇趾甲上砍一刀,做记号;有的说是移民将初生子女的双脚小趾甲咬裂,当记号;还有的说是移民一路上翻山越岭,磕磕绊绊,双脚的小趾甲碰伤了,裂成了两半。而由于两手被反绑,移民需要大小便,就冲着押解的兵卒喊一嗓子:“解开手,俺要撒尿。”时间一长,懒得多费口舌,只喊一声:“解手。”从此,大小便又多了一个代名词。


    马氏先民迁入井陉后,主要是垦荒屯田。移民的涌入,必然要引起与土著的矛盾,特别是土地的争夺。但不可否认的是,移民对于促进本地农业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大槐树移民以老槐腾游时空的气魄和根植泥土的不屈韧性,将凝重的汗珠,结实地洒落在燕赵大地陌生的原野上,很快便拓展出一片片生机勃勃的生命空间。


    在清朝中后期,传统社会在重重冲击之下开始崩塌,但是编修家谱之风却达到了顶点。众口相传的“大槐树”就这样开始进入无数的族谱之中。虽然移民时的洪洞大槐树已不复存在,消失在历史的风尘之中,而同根孳生其旁的第三代槐树,则枝繁叶茂,充满活力。遥想当年马氏先祖们扶老携幼,背井离乡,艰苦创业,曾洒下多少离别故土的伤心泪。游子走得再远,也忘不了自己的根。愿散落在各地的马氏乡亲同胞与洪洞大槐树永远根连根,心连心。

马氏家谱

三 井陉矿区北凤山村马氏支系家族

    听老人讲,我们的马氏先祖马读书来自山西大同,属城社九甲,共12户57口人,相传至今15代。北凤山马姓是老祖马读书的大儿子和三儿子的后代。老祖马读书来到井陉后,先后由南障城迁到尖山 ,后迁来到秀林的南横口村。老祖马读书有三个儿子,长子以务农为生,留在了当地,支撑家门;次子读书后出外到保定府为官。常言讲,伴君如伴虎,为防止以后出事连累家里,长子提出从此和二弟断绝联系,以防后患。


    据老人回忆传说,当时老祖的三儿子来到北凤山村时,先是投靠到了马家台儿马肉柱爷爷的前辈名下,购买了其一处旧院,经过多年发展,共购置了36倾地,也就是360亩地。家业壮大后,后辈们分别在前后街道盖起了几处楼院和切位。前街三孩、四孩家是切位,志科家是楼院;后街小北院和小南院都是楼院。


    马家老坟四处之多,最大最老的坟茔是“东坟”,在本村东南角,俗称大沟里,建立在明代;还有一处老坟茔是“北坟”,在现在的横涧乡横西村的西岭上,也就是现在张家井二工地处,建立在明末清初。由于当时的东坟已经葬满,才迁坟到此地。张家井由旧村迁到新村时,让迁移此坟,由于坟头太多,更主要的原因是当时的老辈们,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任由当地人给随意迁走安置了,至余安置到什么地方,后人不得而知。我们这一支是从马慎言一代由北坟迁到北凤山村西马家坟的,坟地至今还用着;村西西岭上有一马润小那一代起的旧坟,已经不往下用了。


    北凤山姓马的,有迁到清泉、横北和西村等的,迁去的有马厚言、马赤言、马峰和马用章等。马步景、马步朝、马步芳是亲兄弟三个,近支马步云家。他们到马昌小、马润小、马明小、马九子中间隔了几代,其中老人的姓名无据可查。北凤山马姓之间不通婚、不走亲,一直到今。


    本家谱是由本族老人马二彦爷爷带头追忆本族,马辉文叔叔编辑汇总了马氏小北院家谱,本人最终得以补充完善了后街南院家谱和本村其他本家简单的家谱。为的是缅怀先辈,告慰祖先,传承后人,使本家族流芳百世,发扬光大。以后起名注意,不要起重名、不要说风凉话,同是一族一脉、上可敬、下可爱,这是一件大好事,善事,能使后人对先祖有所了解,提高族人的修养,同心协力、与时俱进。最后,对给予帮助和支持的族内外人员表示衷心感谢。

责任编辑:蚂蚁哥